搜索
网站分类
最近发表
Tags列表
友情链接
    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/ 凤凰平台官网 / 正文内容

    凤凰平台来一碗潮汕砂锅粥

    2018年09月11日 | 分类: | 15 浏览 | 0 评论

      粥是典型的乱炖菜,什么都可以放在一起煮。粥里加菜叶就是青菜粥,加杂豆就是八宝粥,加碎肉就是鲜肉粥。很多年轻人图省事,用焖烧锅煮粥,只要前一天把乱七八糟的食物全放在一起,第二天,就成了营养丰富的自创混合粥。

      南方的稻米一年产多季,从烹饪上来说,南方稻米可能味道上稍微寡淡一些。我在广东喝明火白粥,那果真米是米,汤是汤,绝不可能看到白粥上漂浮清亮的米油。或者说在南方的评价标准中,白粥就应该如此,太黏的白粥反而是不正经。

      砂锅粥很讲究锅气,也就是刚出锅掀开锅盖那一刻的热乎劲。在中国人的美食经里,锅气代表着最好的口感和最好的营养。为什么要用砂锅煮粥?就是因为砂锅保温性能好,不容易散热,能维持住锅气。

      我在深圳工作的那些年,经常去吃砂锅粥。其实只要食材新鲜,砂锅粥怎么做味道都不会太坏。吃得多了,我也就想当然地以为,砂锅粥就应该是如此的。直到后来,我跟着当地的朋友去深圳梅林的食街,才彻底颠覆了我对潮汕砂锅粥的印象。

      首先是价格,砂锅粥的经典款是虾蟹砂锅粥,一般店里头从七八十到一两百不等。梅林这家店的砂锅粥起步价400。去过梅林食街的人都知道,这是一条地摊街,也就是我们常说的苍蝇馆子。400的砂锅粥,这该是有多么足的底气。

      地摊的好处是人情浓厚,等砂锅粥的空档,可以先喝点啤酒来点小菜。老板是精瘦的潮州人,我很喜欢潮汕菜的一点,他们非常注重食材的新鲜度,而且他们很少用葱姜蒜辣椒这些去压食物的原味。这一点,在浓油赤酱盛行的北方,是很少见的。

      每个人面前会有一碟黄豆酱和一碟香菜,我理解黄豆酱是调味的,黄豆酱比盐更能增加味道的层次感。至于香菜,这更是看个人口味了。不过好在粥是滚烫的,小小的调味料很快会被热粥吞没,味道上也不会太突兀。

      这个甜其实来源于虾和蟹。新鲜的虾蟹完全把虾壳蟹壳、虾膏蟹膏融入白粥里,我不懂中间食物的化学反应,总之最后的结果,每一口粥里,都有虾蟹的滋味。用我们当地话来说,食物的粒下来了,颗粒的粒。粒是食物的精华,粒融化到粥里,所以粥就甜了。

      地摊的砂锅粥,是现场称虾蟹的,比如三个人吃饭,老板随手抓起两三只螃蟹,十几尾活虾,晚上,灯光昏暗,老板随口报个价。而作为食客,从来是不看的,报价多少就是多少,也没有人再跟老板确认虾蟹是不是活的,是野生的还是养殖的这些问题。

      其实也应当如此。我记得在一些大酒店吃饭,店家会把活鱼拿给你看,几斤几两,鲜活乱跳,你看着他拿进厨房,其实到底最后你吃的是哪条鱼,你根本不知道。这种障眼法反而制造了彼此的不信任。倒不如像这个小店的厨子:你信我,我就给你最好的。

      陪我吃饭的这两个朋友都是深圳本地人,在深圳还只有宝安和南头关那一小块的时候就是深圳人。老黄是我在电视台的同事,开哥是老黄的大学同学。当时我还是个刚毕业的大学生,穷得叮当响,也不会说话。老黄开一辆白色宝来,一到周末就约我去吃饭。吃饭是他们带路,所以当然也不会让我买单。

      400块的砂锅粥,这个价钱完全可以去潮江春了,但选择请我在地摊吃一顿他们认为好的东西,这是线年的时候,我又回了一趟深圳,开哥请我去他家吃饭。他和老黄两家人,还有我,大家一起打边炉。当时我刚经历了一场风波,还有点失魂落魄。席间,没有一个人问我到底生活怎么样。吃完了饭,开哥拿了好些从香港买的糕点给我,有曲奇饼啦、坚果啦、美心的蛋卷啦。

      这两年,我回想起当年开哥塞这些吃的给我的场景,我渐渐才明白,这其实跟带我吃400块的砂锅粥是一个道理:他们把我当成他们的小兄弟,所以他们并不会去计较对或错,他们会把他们认为最好的塞给我:全深圳最好吃的砂锅粥、难过时手边的一口曲奇饼……

      漂泊的这些年,我也算吃过不少美食,口味上,小吃和地摊再好吃也是比不过大馆子的。但我想,吃饭应该不仅仅是吃饭而已,它应该是一时一地一群人的共同回忆。至少在我回忆起砂锅粥的时候,我的眼前总能浮现食街上昏黄的灯光、路边地摊小方桌上的金威啤酒和围坐在周围的几个好兄弟。

    潮汕沙

    下一篇:五华150年金木雕探秘